仮面ライダー/光紘、フィリ翔
おそ松さん/おそ松中心、速度松、パーカー松
ドラえもんズ

微博@松野小松推

【おそ松さん】oso中心近日段子合集②

久违的第二篇(。

这次好像比较杂,请多指教www


长兄松


1#24话


出门打架的oso和kara,两个人一直疯狂地争吵,kara被打得溢出泪水了,oso看看他,「算了吧,都哭出来了,已经撑不住了吧你」

kara还是一直追着oso打,「我哭出来有什么意义,在你真正地能哭出来、释放出来这股心情之前,我是不会松手的。不正是小松【哥哥】你告诉我流泪不一定就不是坚强的吗」


2


同班同学「小松我刚才好像看到你在舞台后台亲镜子!??!」
oso「哈!?」

扮演成oso的样子的kara
看着镜子里所映现的oso的身姿而吻了上去
反正这场爱恋 终究不会实现 让我想象你存在于此 让我想象我亲吻了你


3#24话


「都打成这样了…居然还没哭出来呢小松哥哥…其实没有眼泪的吧…?那就笑出来啊。可是你明明做不到。」


#速度松


1


校运会速度组合两人三足比赛拿到了第一
「喂喂,我说,你们班上的小松和轻松明明经常吵架,就连比赛完也在吵架,在比赛的时候是不是纯属发挥了你们六胞胎生来的感应作用啊」
「不是因为我们是六胞胎的原因哦。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是他们两个人,所以才会拿到第一的」


2#情人节


「嗚哇,巧克力又做失敗了」

「小松哥哥你…嘛算了,把我的這份給你好了」

「不會有毒吧?」

「你在擔心什麼啊!」

「說不定有呢」

「我又不是你!」

「為了防止有毒,那你重新親手教我做一遍吧」

「這種話明明一開始只跟我說後半句不就好了嘛」


3#双向暗恋


「小松哥哥你不喜欢我对吧?」
「嗯、嗯…」
「那就好」


4


「但是我们已经回不到当年了」
「回不去不也挺好的嘛,现在站在这里的你还是你,现在在你面前的我还是我啊」


5#电视台paro


「你怎么刚才念错了那么多字!?」
「因为我看不见屏幕啊」
「看不见为什么不去配眼镜!?」
「配上眼镜的话就跟你一样蠢了」
「明明是一张脸!?真麻烦啊你这人」说着轻松把自己的眼镜拿下,戴给小松,「下半场要好好发挥哦」

「果然很蠢呢」
小松说着
『啊太好了…真的拿到轻松的眼镜了…』
却这么暗暗地想


6#宗教松


『若一桶清水中混入一点污秽,那么这桶清水就无法再被称为清水』

「呐,为什么要一直蒙在水里不说话?上来吧!一定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的!」
「……还是你下来吧?」
轻松抓住了小松的手,小松慢慢地向湖底沉,渐渐地视线模糊不清了
「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喔?」
小松旁边升腾的黑雾阻挡了他的视线。然而这阵包围了轻松,在模糊中,小松看到轻松头上的橄榄叶渐渐在水中枯去
轻松带着笑意,
「啊…就这样看不见就足够了…」


7#学生松


同桌的轻松和小松,把本子放在中间聊天,结果小松一搞笑轻松忍不住笑喷,被罚走廊之前拼命地说着「明明是这家伙先找我聊天的!」可是小松吹口哨装蒜,最后还是一个人站走廊了。
第二节课,小松继续在本子上写字。
「轻松~」
「……」
「轻~松~君~理我一下呗!」
「…刚才为什么要做那么过分的事!!」
「为了看到各种各样表情的你啊」

「你真是…最差劲了啊…」
choro拿起本子遮住脸红。


8


「喂—自意识飞走了哦,不去追吗过高轻撸斯基」

「不去」

「为什么」

「因为必须得陪在你这个不省人事的家伙的身边啊」

「…但是,那边的可是更重要的东西哦」

「不去」

「为什么」

「因为更重要的东西现在就在我的身边啊」


9#自意识


「呜哇~用咖啡弄湿了轻松的纸板键盘~哈哈哈~」
「啊,是的,您说下批资料很快就会发来吗?」
「十四松!来打棒球吧!球卡进轻松的眼镜里啦哈哈哈」
「好的,我现在接收文件」
「真是让人没办法啊哈哈哈~果然每次我说这种话都会无视我……至少在这种时候理一下啊…」


#PAKA松


#占卜师drama


「我占卜到了一件事」
「嗯?一松你占卜到了什么~」
「……未来小松哥哥会和我相互喜欢的、这件事」
「……未来是可以改变的对吧?」
「是啊。也是呢。像我这种人和小松哥哥一定是…」
「所以从现在开始就相互喜欢吧」


#马鹿松


1#24话


「我要出去工作,成为大人了」
「…连你也要走了啊,十四松」
「小松哥哥也是时候前进了」
「这是做不到的。我的心智,大概是早就停在小学六年级的那一天了吧」
「前进和这种事情没有关系哦」
「……」
「因为,就算时至今日还相信着『圣诞老人会存在』的我,也开始往前迈进了」


2#彼得潘十四松


睡不着的夜晚,等待着某个能带着前往梦幻的王国的彼得潘,然而无论把窗户开得多大,没有人影,唯一的动静是夜晚的寒风在呼啸着。
「连那个唯一能带我回到孩子时的天真无邪的人都不见了啊」,蜷缩在又是宽大又是厚重的被子之中。

「…明明是小松哥哥你把我从这个窗口中赶出来的啊」
彼得潘明明是你。



#红松


1#花店老版osoko×店员todoko


「好罕见啊todoko这个财奴居然不要这个月的工资」

「财奴真是…并不是不要工资哦?而是用这些钱买了很多的花,然后把它们送给你而已」


2


「现在我要和totti一起表演拼爱心!」
「哈?你们不是只是在这里呆站着而已吗?哪里有啥爱心?」
totti指了指自己和小松之间
「在这里啊」


3


我不擅长应付那个人。
对于人际交往当然是因人而采取不同的对待方式。因此我会摸清对方的性格再进一步交往,不会打败仗。
但只有那个人不明白。到底是真心话还是玩笑。到底是真心地笑着在还是苦笑。有没有想要守护的事物,有的话又是什么。

上次看到他一个人在房间里难受地哭着。
我走了进去给他一个拥抱,他就立马笑了起来。
露出那么灿烂的笑颜什么的。

啊啊,真是不擅长应付这个人啊。


4


卫衣颜色原本是按彩虹来分的五个人,totti一直在纠结该是怎样的颜色才好,毕竟粉色并不是单色,像橙色青色又觉得不符合自己的个性,所以一直都是白色的。这个时候小松站在他的旁边,totti看到自己的卫衣上慢慢地沾染上了浅浅的红色。
「小松哥哥,粉色是不会被阳光散射的」
「不,你是淡红啦」


5


小松趴在地上无聊地看着沙发上睡觉的椴松,然后突然笑了起来把椴松吵醒了。
「真是的,干嘛突然笑起来」
「我突然想起来上次你跟我说喜欢的时候好像就是这样的场景而已……啊」
「……啊」


6#六剩二死neta


其他人不见之后,两个人首先开了一个party庆祝一下,终于没有那么多竞争了真好呢,完全进入人渣的状态,甚至在家里到处搜刮剩下来的零用钱。

然后没有过几天,「空松,要不要去钓鱼…啊,已经不在了」「明天轻松哥哥不去看live对吧?…哦对,我都忘记你不在了」「一松,你是不是忘记给超级猫喂食了…啊,只能我喂食了来着」「十四松哥哥,今天下午不去打棒球吗…对了。已经打不了了」 
无论怎样生活都充满了违和感,只能充斥着这样的违和感继续一起生活下去。


「小松哥哥在这种情况下完全说不出来漂亮话了啊」

「这么说着的你不也是嘛…」 


干涩地笑着,然后背靠着背牵着手。明明靠在一起,却像隔了一个世界一样呢。


7


站在椴松前的小松在夕阳中渐渐消失了。
因为目前的人消失,所以原本椴松身上的阴影也跟着消失。
夕阳照射过来,椴松低泣着说:
「啊…完全被染成你的颜色了啊」


8


「totti~陪我玩吧~怎么又在玩手机哥哥我好寂寞啊……话说你在干啥?哇好长一条短信……看着有点……难道是告白…」
「确实是」
「你又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随便撩妹…」
「小松哥哥办个手机吧」
「哈!?为什么!?明明刚才在说关于你发短信告白的卑劣事情…」
「不然这条短信我不知道该发给谁了」


9


「为什么小松哥哥总只会在嘴上说好听的话呢,不愧是长男真可靠啊,值得信赖我喜欢」
「哈哈哈哈哈……(喜欢什么的…明明你也总只会在嘴上说好听的话而已啊)」


10


「呐totty,每次我用你手机你都没反应呢」
「嗯…因为是小松哥哥吧」
「把你壁纸换成我你也不在意?」
「还好吧…」
「把联系人头像全部改成我也不在意?」
「一般吧…」
「把和女孩子的联系方式全删了也不在意?」
「反正最后要被你拆掉…」
「把文档里对我的1600字告白删除也不在意?」
「那可不行」


#oso中心


1#24话


「小松哥哥把我们当作什么?」
「线吧」
「为什么…难道因为我们的存在而给你带来的『长男』的身份转变成为了束缚吗…。」
「并不是这样的」
「那为什么要说是线」
「因为把我们连接在了一起…告诉我不管大家无论到了何处…都和我紧紧连结着在」


2#24话


好冷…十四松不要拽被子了…旁边的一松空松椴松估计都冷得要死吧…轻松…去重铺一下被子啊…

啊…

又忘记两边都已经没有人了…


3


「哈?性格不突出?!是吗!好吧,毕竟抢走弟弟们的亮点的话就不符合我的身份了!……嗯,真的真的,是这么想着的哦」


4


「妈妈,叫我们起床也是先喊我,叫大家集合也是先喊我。可是,只是因为我是『哥哥』,而不是因为我是『小松』吗?」


5


喂喂,你们还记不记得啊。高中的时候班上的那个松野小松。
是啊是啊,他没有来过几次同学会的来着。包括他的五个弟弟。话说我上次碰到他了,居然做了neet—…
确实是挺过分的事实呢。那家伙虽然成绩不好,不过看着像努力的话可以过得去的类型。而且高中的时候,是是,和我们关系超好的,每次都能在课堂上逗乐同学来着。
嗯,确实没有想到呢。因为他会在六个人中第一个找到工作成家立业。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那家伙在那群人中很普通吗?
嗯?……啊,是,没错。因为是六胞胎所以被分在了六个班。松野高中下来后好像有点闷闷不乐的。
对,那个在课堂上照镜子结果被老师当面指责不过还是自我陶醉的样子的那个。不在意班上的同学的流言蜚语的。松野似乎挺担心的。
还有那个偶像厨,松野好像不知道。他那个第二个弟弟因为死宅在班上不受欢迎?…松野似乎没能解决那件事。
当时超级受欢迎的?啊,喜欢猫的那个。因为被班上的同学背叛了所以完全封闭,不想和其他人交流了?就是那个。松野也是…
还有那个因为一直笑着而被同学说「嗤,我们来寻找一下让这家伙哭出来的方法吧」的和那个与女生一直待在一起而被说奇怪的话的…。
是啊,好像是没照顾好所有的弟弟一样。其实六胞胎这件事本身就很容易被指指点点。
上次碰到他了啦,「为什么要做家里蹲?」
他拿着装着各种颜色的礼物从街上回家来着。他露出了标志性笑容和动作,说是「因为有当时没能好好守护的东西」。
「neet的行为真的能够叫做守护吗?」
他笑了笑,「不知道呢」,跟我道了个别离开了。

这个人,真是最差劲的好哥哥了。


#数字松


1#愚人节


抱着『愚人节的话告白就算失败也只会被当成玩笑』的态度去找十四松的一松。
「十四松,我并不喜欢你啊」
十四松立即拿出了esp猫
『实际上最喜欢十四松了』
一松红着脸说道:
「…愚人节用这家伙太犯规了啊!?」

「不喔,这就是我给一松哥哥的愚人节礼物!」
『我也最喜欢你了』


2#手游


「十四松,一松那家伙是自己要求绑进白色情人节礼物盒的吗?」
「唔嗯…是啊!」
「那家伙,只有和你一起才会提这种奇怪的要求,微妙的抖m」
「抖m抖m!不过我有问一松哥哥!『被绑在这种狭小的礼物盒里不难受吗』!」
「他怎么回答?」
「他回答『不会难受,因为我知道你会一直守着礼物盒』」

(你越是在我身边开心地笑着我就越只能往阴暗的地方行进。那种感情不能称之为羡慕或者嫉妒,我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件:阴暗反衬出的光才是最炫目的,我正是想要感受到你的光。)


3


「一松哥哥!」
「……嗯?」
「我听说喜欢一个人的话,就会觉得世界中斑斓的色彩都是由他带来的哦!我有为一松哥哥带来色彩吗」
「……这种话都是从哪听来的,我的世界还是单色调的」
十四松低头苦笑了一下,「是吗…真想为一松哥哥带来更多颜…」
「因为即使是单色调也全部都是你的颜色啊」


4#数学松


一「正负号吗…真是让人悲伤啊」
十「为什么?」
一「因为正号负号在一起的话,还是负数啊」
十「……(啊,有了个好点子)」
一1「一松哥哥!」
一「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一1「把两个负号搭在一起的话就能负负得正了!我们俩加在一起就是正一了!合二为一了呢!」


#兄松


#24话


「……」
「果然你还是没能寄出那封信吗」
「…空松、哥哥」
「再不寄去的话我就要去渔场做鱼饵了啊」
「……」
「……不过、就算用这样的信做鱼饵也不会有一条鱼收下的吧。这次可不能说是我太痛了啊。因为寄去的方向永远都只能朝向小松的身边呢」
「…果然空松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痛呢」
回想结束后,轻松安心地把信塞进了邮筒。
能传达得到吗、
传达得到的话就好了。


#材木松


买了99枝玫瑰的空松,想要送给totti顺便告白,关键时刻却怂了起来开始拔花瓣边默念:「喜欢讨厌喜欢讨厌…居然是讨厌!再来一次!」就这样来了98次。
看到周围凌乱的花瓣路过的totti被吓到。
「你在干啥啊…」
「…我在想把这些送给你的话你会喜欢还是不喜欢」
totti拿走了空松手里留下的最后一支玫瑰
「只要是空松哥哥给的东西我都会喜欢哦?」


#圣诞彼氏一松


1+#24话+#圣诞彼女


一松被邀请去彼氏彼女的婚礼,但是犹豫着又停在了教堂的门口。
「像我这种差不多在流浪了的人,还在圣诞节酸过他们……还是不要去打扰到他们比较好吧」
正准备走掉的时候,彼氏彼女捧着花叫住了一松。
一松有些尴尬,回避着目光,说出了:
「祝你们幸福」


彼氏彼女相视一笑走到了他的两边,笑着说:
「你也要」


2


「我和你可不是什么朋友」

「……我们两个不能成为朋友吗?」

「不能吧?」

「那我可以单方面地把你当做朋友吗?」

「……算了,随你喜欢」


3#圣诞松


「说到底也不过是你单方面把我当做朋友吧……」
「不……在圣诞节的那个晚上的那个瞬间就明白了…明明有机会拆散我们却自己自燃,愿意伤害自己也没有伤害他人的这一点,真是让人觉得,这个人,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末松


1#学生松


两个人打扫卫生,椴松让十四松站靠在黑板前,然后用粉笔给十四松加上了光环和翅膀。
可是十四松把这些都擦掉了,让椴松靠在自己旁边的黑板上,在自己和椴松之间画了一个爱心。
「十四松哥哥真是天使呢……」
「天使?什么?能吃吗?我只是椴松的哥哥而已啦」


2


一早上发现手机电没冲进去的totti
「完了……没充进电……哇、十四松哥哥干嘛突然抱过来啦」
「在帮totti充电~!」


#母亲节


「这辈子能遇到小钢珠和赛马真是太好了——」
「哼,mother,当初买的那台电视让我遇见了尾崎丰」
「能、能遇到喵酱真的很开心,还有这些荧光棒……」
「除了猫咪世界上还有不为多数的不需要遮掩能够直抒心声的就可以交流的人类」
「每天的饭菜都很好吃!——虽然我吃什么都觉得很好吃!」
「拜那个时候的年轻的美少女所赐,有一张可爱的脸能勾搭女生果然很方便啊」

“对不起呢 无法做到坦率 「最喜欢你」什么的 如果能说出口就好了
谢谢你 将我生下来了 能作为你的孩子出生 我真的很幸福”


#轻喵


「……我果然,还是不行的。啊?啊啊,是啊。我的确是偶像厨。好吧就这么承认了吧。可是我是作为松野轻松而不是作为偶像厨去喜欢她的啊…
……正是因为是作为松野轻松,所以就连这最初的一步都迈不出去的」

评论(2)
热度(37)

© 星が奏でるものがた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