仮面ライダー/光紘、フィリ翔
おそ松さん/おそ松中心、速度松、パーカー松
ドラえもんズ

微博@松野小松推

【おそ松さん】oso中心近日段子合集①

基本上都是在微博上發表過的小段子,基本oso中心,其他的也有。還有一些點的段子。主推速度松,速度松偏多。


CP有:

速度松

PAKA松

馬鹿松

紅松

數字松

長兄松

材木松

110松

筋肉松

年中松

2→1←3

3→1←6


#速度松


1+#數字松

「啊…要是十四松和一松結婚了的話我不就成為他們的哥哥了嘛?!」「你本來就是啊!!」


2#平靜偵探

「哎呀~完全明白了,果然平靜偵探真的能讓人平靜下來呢。」

「喔!末松警部補!你終於察覺到這一點了嗎!不過小松君也在某個案件中,有沒能讓我平靜下來的情況呢」

「誒!?什麼情況!?」

「在殺人現場向我告白的那次…」

「……哈!?什麼情況!?」


3

「為什麼吃掉我的布丁!」

「又沒寫是你的!」

「你這布丁笨蛋!」

「哈?罵我笨蛋也不要罵布丁笨蛋!」

「衝動的混蛋!」

「啰嗦的混蛋!」

「KY!」

「常識人!」

「你這名字明明是慢卻很敏捷的笨蛋」

「你這名字雖然是輕浮卻又穩重的白癡」

「中途突然誇我是怎樣啊笨蛋」

「馬上一起去買布丁吧白癡」 


4#動物套裝

「聽說狸貓有迷惑人心的能力」

「一看就知道你並沒有……」

「哈?好過分,那麼接下來是小松配送的狸貓模仿短劇。誒…狸貓是怎麼叫的來著?…嗷嗚?」

「……(確實是在那個瞬間被迷惑人心了)」 


5

「所有偶像輕松你都喜歡嗎」

「大體上是這樣吧……」

「麗華,啊不,喵醬呢」

「喜歡」

「toto子醬呢」

「喜歡」

「ak〇48呢」

「喜歡」

「我呢」

「喜…等等這不是偶像吧!」

「喜歡?」

「………………喜歡」 


6#惡魔女神

「我說你啊,能不能不要每天都來這邊找我,這裡是公用場所,每天都有很多人來這邊扔東西找女神的,給別人添太大麻煩了……」

第二天,女神一從池塘中鑽出來就看到巨大的橫幅:「松野小松先生承包本池塘為私人池塘」。 


7#anonye

「呀~輕松,我終於從無人島上回來了,真是好久不…」

「你不是小松吧?」

「誒?」

「末松。」

「……」默默地關上了門,末松和哥哥們聚集在一起,「怎麼辦啊,這五年間我們三個人已經輪流扮演過小松哥哥去找輕松哥哥很多次了,可是他…」


8

「輕松~」

「幹嘛」

「我好閒啊來玩點什麼吧」

「……」

「吶來玩點什麼吧」「……好吵」「玩點什麼唄」「好煩」「明明小時候你都會和我一起計劃玩什麼的」「閉嘴」「啊啊好想玩…」「從剛才開始就吵死了!!!我正在思考玩什麼才好啊!!!」「…………輕松!!」                        

9

「輕松」

「嗯」

「聽我說」

「嗯」

「最近的天氣啊」

「嗯」

「變冷了」

「嗯」

「所以說啊」

「嗯」

「要不要去…什麼溫暖的地方?」

「啊?」

「也就是說去熱ha…」

「不是已經很溫暖了嗎」

「嗯?」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抱著我,不是已經很溫暖了嗎」 


10#13話

「hi擼擼松」

「擼擼松這個名字到底是怎樣啊!」

「因為擼擼松你最近完全沒有理我」

「就算是兄弟也不能這麼稱呼吧!」

「因為擼擼松你最近完全沒有理我」

「做事適可而止一點啊!」

「因為擼擼松你最近完全!沒有!理我!」

「哈!?我知道了!理你就是了?!熱海我去就是了?!」

「好的輕松  」 


11#惡魔女神(虐向注意

「我喜歡著你。」

「是謊言吧。惡魔是沒有心的。」

「那麼來證明一下被你賦予的這顆心的存在吧。」

手被抵在了惡魔的心臟。

「我們明明不可以觸碰」

帶著哭腔在說完這句話之前就肆意地消失了的他。雖然只有一瞬,但的確感受到了那顆心留下的最後的嘶吼和高鳴。 


12#惡魔女神

惡魔偶然把硬幣掉進水中,女神出現了。原本是想拿完硬幣就離開,可是沒有想到那樣的女神又溫柔又炫目,第一次知道了名為「戀」的東西。從此以後的每日,惡魔都不斷尋求著能丟進水中、又能用敷衍的「巧合」遮蓋這份刻意的東西。而終有一日,他因女神的那句話而無比心痛:「因為我是河中的女神啊、所以」 

「所以他媽的能不能不要再用你扔進來的那些垃圾污染水源了???」從此,惡魔和女神一起過上保護環境淨化水資源的日子。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13#聖誕松

「小松和」

「輕松的」

「「配送短劇——」」

「真的很溫馨的聖誕節」

「輕松抱緊我」

「好的」

「紅色加上綠色就是聖誕節!」

「「「「……」」」」


14#聖誕松

「為什麼要靠過來啊小松哥哥」

「禮物放在聖誕樹旁邊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15#第2話

「從今天開始我就和你斷絕血緣關係了」

「誒?那樣的話結婚會方便一點嗎?」

「啊???」


#paka松


1

「嗨~!猜猜我是誰!!」

「……十四松?」

「哼,上當了啊,我這個把孤獨和靜寂融合在一起的…」

「kuso松?」

「哈哈,還是沒猜出來,刷推特刷到這麼一個遊戲想在一松哥哥身上試試而已~」

「末松?」

「雖然你可能沒有想到,不過其實我是輕松…」

「已經夠了吧小松哥哥。眼淚已經被你的手抹去了」 


2

「把口罩摘下來」

「……為什麼」

「想要聽到你的本音」 


3

「我…很感謝…朋友…想…想成為」

「喔!在角落里一個人幹嘛啊一松!」

「……!」

「哦哦…難道是在練習說真心話?」

「……」

「練習得真是很不熟練啊?」

「吵死了!走開啊!明明在努力說出真心話、為什麼要來打擾…」

「你看」

「……誒?」

「這不是好好說出真心話了嗎?」 


4

「喵」

「……」

「喵」

「……」

「喵」

「……」

「喵喵」

「你在幹嘛」

「不,上次聽你說覺得和貓聊天的話容易一點……」

「……小松哥哥、保持著小松哥哥的樣子就好了」 


5

「話說回來,一松的名字明明是一,卻並不是長男呢」

「……」

「如果我和一松的身份調換一下,你不覺得我們之間會發生有趣的改變嗎?」

「…我覺得、大概是不會改變的」

「誒?」

「因為憧憬的理由並不在於,因為你是長男」 


6

「一松——」

「……」

「一松?」

「……」

「一松!」

「……」

「一松!!」

「……」

「一松啊至少說點什麼吧!?」

「能不能先把手從我的頭上拿開…………」 


#馬鹿松


1

「啊十四松,那麼急著出門,昨天腿上的傷好了嗎?」

「早上好小松哥哥!已經完全ok——!」

「啊是嗎,來打棒球吧,哇,我打出了一個本壘打!十四松快跑壘啊!」

「我明白了!Go!…啊、疼」

「十四松,出局了。先回家養好腿傷再打棒球吧?」 


2+#十四彼女

「小松哥哥你有沒有覺得十四松哥哥自從和他的小女朋友分手之後每天就像個小狗一樣坐在窗邊……等等小松哥哥你怎麼直接去搭話了!?」

「十四松,伸手」

「(伸)」

「跳起來」

「(跳)」

「轉個圈」

「(轉)」

「撿回來」

「(撿)…車、車票?」

「跑出去」

「…………嗯!」


3+輕松

「暖爐好暖就是有點餓了…輕松你去拿點東西來吃吧」

「為什麼是我…小松哥你自己去拿啊」

「沒辦法,只能叫十四松了」

「為什麼要叫十四松!?」

「嗨嗨嗨—!叫我嗎?是叫我!?」

「所以為什麼要叫十四松!?」

「十四松,袖子伸出來」

「哦哦!要零食嗎!(伸」

「看,拿到零食了」

「這是什麼生理結構!?」 


#紅松


1#line梗

 「末松」

「嗯www?」

「我想跟你」

「啥?」

「說件事」

「說吧」

「我一直以來」

「啊……難道、難道小松哥哥你…!」

「都很想告訴你…」

「不、不是吧…家族而且還是兄弟…」

「我一直對你」

「不、不過也能接受就是了」

「覺得」

「我也喜歡你」

「覺得你回line的速度好快啊wwww」

「去死!」 


2

「小松哥哥」

「啊?」

「啊?!從我失戀就一直給我的手機發空白消息鬧哪樣,空白消息發幾十條后居然說『哇,震動起來大概很像(嗶——)』,為什麼要開黃色笑話,而且為什麼用輕松哥哥頭像讓我還以為是他雖然他不可能做那麼愚蠢的事情,在最後還發『不哭了吧』算什麼!笨蛋一樣…真的…謝謝你」 


3

「totti」

「不要再叫這個名字了」

「好的totti」

「真的不要再叫這個名字了!?」

「沒問題totti」

「能不能換一個啊!」

「toutei」

「去死」 


4#13話

「兩個人一起道擼擼松那傢伙歉而深夜去便利店買補償太奇怪了」

「是小松哥哥你的白癡吧。而且難免其他五人都被認為是白癡」

「哈?」

「還經常說因為自己是長男之類的。昨天還為我是末子小看我吧?有時覺得如果我是長男做什麼事都優先就好了」

「那先把你怕黑躲在我後面的習慣改掉」

「所以是如果」 


5

「小松哥哥」

「嗯?」

「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

「啊??」

「上當了。看到粗神經的小松哥哥擺出這麼一副困擾的表情真是超有趣」

「……」

「誒…生氣了嗎…!?」

「…當然上當了。因為我真的喜歡你很久了」

「誒…!?啊!?誒!?可是我們不是兄弟…」

「看Totty你露出那麼困擾的表情才更有趣呢ww」 


6#平靜偵探

「您對平靜偵探有怎樣的看法呢,末松警部補?」

「哎呀…真的是能讓人平靜的存在呀」

「只是這樣而已嗎?」

「……那麼,可以以『擾亂警補的心思』罪名逮捕你嗎?」

「無期徒刑都沒有關係喔」 


7二設#魔女todoX惡魔oso

「魔女啊,我說,雖然每天和你玩得很開心,但你難道不應該帶著我去打倒個神啊天使啊神父之類的嗎……」

「啊?」

「啊什麼……當初把我召喚出來不就是應該為了做這些事嗎?!我也想和他們玩玩啊!」

「大概是因為有你在的時候我會忘記自己的使命吧」

「是嗎,不過沒關係。因為你現在告訴我我又多了個名叫一直陪在你身邊的使命啊」


其他

#長兄松

當傷痕不斷積攢后,沒能夠好好飾演昨天的自己而大哭起來的我。你便擺著那樣燦爛的笑容跟我說,「這種時候來飾演一下我怎樣?」——我的哭聲亦不會停止,我的嘴角亦不會上揚,因為我大概是永遠無法飾演、也永遠無法成為像你那樣又溫柔又強大的人。

 

#神父kara女神choroX惡魔oso(2→1←3注意

「女神啊,惡魔往河裡扔下一顆石子你就出來真是不符合你嚴謹的作風」

「神父先生啊,故意把十字架削成丁字架來對抗惡魔也是你的失職吧」

「那個我說,你們鬥嘴的時候能不能先不要兩個人一起壓著我……」 


#筋肉松

「十四松。你覺得我很痛嗎」

「誒?很痛?很痛是什麼意思?能吃嗎?不過如果哥哥有哪裡很痛的話……嗯,牽起手可以讓疼痛都飛走嗎?」

「……」

「啊痛痛、為什麼要哭著笑著邊握緊我的手呢?——啊!因為讓我分擔一點疼痛的話,哥哥的疼痛就能減輕點了嗎!」

——是因為你就是愈合傷痛的存在啊。 


#材木松

「空松哥哥,為什麼會穿得這麼痛在這裡等我」

「其實你很介意剛才被說成多出來的那個人的事情吧」

「我明明不介意!」

「可是你哭出來了。明白了,是因為我的衣服太痛了吧。現在給你一個用淚水弄髒這十萬日元的衣服的機會好了」

「嗚…、很痛啊、謝謝你,哥哥」


#材木松

「空松哥哥…現在不要靠近我…好痛!」

輕松站在門口不敢進去,他聽到末松那句話後裡面傳來衣服破裂的聲音和微弱喘息。

「啊、啊啊…等…這太…、好痛…」

「…呼…呼……抱歉…我原本並不想這樣這傷害你的,可是,…你是不是做得太過了一點!?」

打開門發現末松邊喊好痛邊撕掉了哭著的空松的亮片褲子。 


#數字oso

「今天居然和這倆買食材……一松,別去貓窩!十四松,我們不是去打棒球!幹得漂亮不過別拆散情侶后自燃啊暗松!十四松不要也自燃!別在街上變身啊貓松!十四松!放開聖澤莊之助!…兩個人牽起手來走啦?嘛算了。突然想玩小鋼珠」

「小松。為什麼讓你們去買食材最後只帶回了便當」

「對不起」 


#年中松

「一松,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喵醬寫真雜誌附贈的貓耳…………啊。你戴上了。」

「………………!」

「(完了要被殺了)」

「………我、我不是一松。那…那個…喵醬噠喲」

「(因為尷尬而超級努力地在掩飾啊這個人!)」

「真…真的…喵醬…啊…一起拍照只要1000日元…」

「一起拍吧」

「!?」 


#塞巴oso(3→1←6

「經常被說分不清我和totti,交換了一下輕松你看看是不是分不清我們了」

「你丫居然穿上小松哥哥的衣服了」

「好痛!你重點不對吧兄控松!?」

「要說兄控松的話你自己不也是嗎!」

「誒…輕松…totti…你們…我好像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

「「小松哥哥,站住。」」


#110松

 「一松哥哥——!!等等!!別跑那麼快!?」

「……」

「至、至少快點把衣服還給我!!?」

「……」

「如果不還衣服的話」

「……」

「那就把我的心也帶走吧」

「!?」

「終於停下了太好了」 

评论(4)
热度(253)

© 星が奏でるものがたり | Powered by LOFTER